第二十一章 顺水人情(1 / 2)

加入书签

顾秉说的决,无非为了替不凡出,别人不觉得么样,府管家在他身,对他心狠手深有感,双腿软跪倒上,脑撞着地:“老饶命,爷饶命……”秉谦面表情:“你求我没用,叫你胡非为来。”叫他的护班头:“陆森,拿我的帖,把管家送东厂审,一定问清楚,他背着夫还干哪些坏。”

交东厂,只怕被场砍了的脑袋恐怖万,鲍管眼睛都绿了,腿颤抖着难以跪当,浑瘫软如一滩泥。任不凡握的情清清楚,萧三子奉鲍家之命买倩儿是事实,根子却舅舅孟成不争。顾秉给足了面子,不做个水人情。任不凡手制止森:“!”然向顾秉道:“语‘君远庖厨’,咱看鲍管家成这般样,实于心不,顾相是不是了他算?”

“既然任公替他情,老还有何说。”在的顾谦唯恐里做得好,再罪了这御徒,踢了鲍家几脚:“如不是看任公公子上,日老夫能饶你。”

府十多,鲍管自信顾谦的一半家业是自己他强取夺来的,没有功还有苦,关键刻还不一个初相识的太监,然连连顾秉谦头感谢杀之恩,内心却感念任凡的好

段算是惊无险揭过去,顾秉拱手告,要前孙承宗邸宣旨。任不凡大头必扭转回了,看倩儿,果把她个人丢,以孟成的为,实在人不放。必须她找一稳妥的方才成。向顾秉道:“辅大人,记得您像要送一座宅来着,日咱正无事,不是让带咱去看?”

顾秉谦拍自己:“老,老了,你看我脑子。”吩咐鲍家:“把任公带往那宅子,果今日能安顿,就别见我。”随后蹬轿而去。

今日鲍家有心结任不,何况己的一命都是救的。主顾秉去了,是他耍风的时了,呵那些顺府的差:“眼都长到股上去?任公要去看子,还去叫几轿子来。”

所见,辅顾秉都对任凡敬若宾,那顺天府役却把得罪苦,正哆成一团知如何圜,鲍家一句无异于箍咒,不迭去轿子。街上根不用多事,到都是觅出租的轿子,以天府差的身份,就想弄现成不自己掏子的,多会叫了三顶人抬小轿。刚才给任不套夹上的差役儿,向点头哈道:“公公,您和表姐上轿。”任不早把这切看到眼里,那个世出身低的他,透了弱强食的戏,斜瞅着他:“让坐轿子,给钱了?”

役头儿眉顺眼道:“是小的孝敬公的,不掏银子。”

账!”不凡气打一处,“老问你给给银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隐身皇帝相关推荐:

隐身的小说

 

隐身百科

 

狗皇帝隐身术

 

隐形皇族

 

隐身ing

 

皇帝隐身衣的故事

 

隐身的人

 

隐皇是什么意思饭圈

 

隐身兽王

 

隐身刺客杀皇帝电视剧

 

隐身皇后

 

隐身百度百科

 

皇帝身边的官职

 

皇帝隐藏身份

 

皇帝身边的女官

 

皇帝隐瞒身份

 

皇帝的贴身暗卫

 

皇帝身边最聪明的人

 

皇帝身边

 

什么叫隐皇

 

隐身之王

 

隐身侍卫 最新章节 无弹窗

 

隐身王子

 

隐身侍卫免费阅读全文笔趣阁隐身侍

 

隐身是谁

 

隐身的国王

 

隐身侍卫百度百科

 

隐身侍卫 百科

 

隐皇是什么意思